我是渣女

其实前任就一年时间。而且都高三了,所以其实搞得不太多,基本都是在他家,毕业有一次去 KTV 浪的比较厉害。那个也算是分手炮吧,大家心知肚明的。谁让大学没在一个城市呢,我又是个不安分的女人。

我俩本来是窝在角落里说话,然后他就开始手不停地乱动,撩得我浑身发麻,还怂恿我把内裤脱了,我就去厕所把内裤脱了、结果刚出来,他就在门口,然后她说“我刚才观察了,男厕所没人。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他拽进去了。我们进到最里面的隔间,然后他就开始扒我衣服,夏天么,我穿的一个抹胸外面是外披,下面是一个裙子,他就直接把抹胸扒下来,挂在腰上,裙子掀起来,就看到我把毛剃的一干二净的小逼,他就特别兴奋,问我为啥刮毛,怎么那么骚,然后用手掌拍打我的逼,啪啪啪全是水声。

他就一边玩我的逼,一边用嘴巴叼我的奶头,我真的不行了都,就一直抱着他的头,大声喘气。我就听到外面都是歌声,厕所里就是我小逼里的水声。

玩了一会吧,我感觉我的腿都开始抖了,他让我帮他口,告诉我刚洗过。我就蹲在地上给他口,眼睛一直看着他,他就摸着我的头,说我现在是骚的像个婊子。我就报复他,只舔龟头,用舌尖快速的扫马眼,就是不吞进去,他就受不了了,也不让我口了,一把给我拽起来,翻过来就要操,我提醒他戴套,他就很生气,一边戴套一边说,老子恨不得把你操怀孕,让你天天他妈的发骚!然后刚操进来,就听到有脚步声,有人来上厕所,来了好几个人,还挺吵的,他就慢慢动,一点一点的磨我的子宫口,磨得我双腿发抖,真的要爽死了。我就不小心嗯了一声,还好声音小,也没人听到。但是他听到了,非说我是故意的,抓着我的头发,直接重重的给我了一下,搞得我又疼又爽,直接高潮了。我感觉我的 M 属性就是被他培养起来的。后来人走了,然后我俩也都不太行了,很快就射了。其实野战都很快,但是也非常刺激。

后来又去他家做了一次,他妈还给中途回来了,我全身赤裸躲在他被窝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呼吸都不敢。他妈还进来拿了两次东西,后来他就假装要玩游戏,把房门给锁了,然后他妈在外面看电视,他在屋子里操我。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,从早到晚,他射了足足 6 次,最后他都要射不出来了,但是还是想做,能感觉到当时还有些别的情绪。不过后来也就释怀了,毕竟谁也不是安分的人。上了大学,大家欢天喜地的各自约炮。他是去年结婚了,是研一的同学,给搞怀孕了,奉子成婚,因为在一个城市,当时还拉我出来喝酒,吐槽一堆,说不想结婚,怀疑避孕套是老婆戳破的。感慨自己英年早婚。怎么说呢,我感觉我身边都是渣男~~~ 当然这个也是没有再发生过关系,现任不让,他说我心里还有这位,打死不能睡,睡了就是绿了,和其他人是玩,和初恋、前任这两位睡是绿。行吧,不让就不睡呗,多大点事。但其实我心里有点馋~ 后面的故事基本上就是和炮友还有就是和现任的。太多了,有空再聊吧,今天缅怀了一下逝去的青春,当年我多鲜嫩啊,啧!

对了,和现任预计年底领证,年后结婚,以后发帖可能就要说“老公”了,前几天还在聊关于开放关系的事,一致的决定是,和婚前没区别,该干嘛干嘛,但是出去约炮不能带婚戒,不能让婚戒看到这么不纯洁的画面(笑)至于孩子,我俩的计划是代孕,等疫情结束了去乌克兰那边逛逛,看看有没有好的机会。等小孩的事搞定了,他会找个机会做皮下埋植,以后就可以尽情的内射了!说实话,我真的很期待内射啊!

后续的话题大概有野战的其他场合介绍,还有这些年玩过的 cosplay 游戏,包括 SM 的尝试,还有就是现任这些年睡过的姑娘们我也打算介绍介绍,他自己不喜欢写这个东西,他觉得有这时间,多撩几个炮不香么~ 啧,老色批!另外这些年约炮遇到的那些坑可能也会聊,不过不一定都是我的坑,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