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列车上的奇遇




说起来是今年五月的事了,长假跟随南京一家旅行社先到武夷山玩,那儿大都是买茶叶蛇油之类行程,一点提不起我的兴趣,好不容易结束这儿的游程我们一起坐上了去厦门的旅游列车。

车上的时光很无聊,有的打牌,有的喝酒,正自没趣忽然上来一帮说着京片子的游客,我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了过去。「闺女你就睡上铺吧」一对老夫妻对一个背着旅游挎包的女孩说。顺着他们的目光我一下呆了!好清秀的一个女孩!

脚穿阿迪达斯的运动鞋,合身的牛仔裤衬出修长的双腿,绿色上衣下摆恰倒好处的束进白色腰带裡,韩式学生头,一双忽闪的大眼睛下是挺直的小鼻子,红唇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,我的天!终于有我的事做了!

我有意靠过去和老夫妻聊天:「大爷,你们也去厦门玩呀?这是你们的孙女吧?」

「是啊,我们也去厦门,这小姑娘是我们一个旅游团的,嘴可甜了,是我孙女就好了!」

哈哈!有门!

「那她父母在隔壁一个车厢吗?」

「她好像是一个人出来的,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了解的。」

「没事,我就是问问。」我心裡更有数了。

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睡到她对面的上铺去。我看到睡那铺的汉子在喝酒,就抓了几罐啤酒晃了过去。

「哥们,有酒没菜,算我一个怎么样?」

「烟酒不分家,客气什么,出门在外都是朋友,干杯!」

说着,那哥们拿起酒跟我碰了一下仰头就干了一罐啤酒,我见状连忙也干了一罐。

「好!爽快!来!吃鸡腿!」

真是热情,我也就不客气接过来。一来二去,酒致半酣,我就把想和他换铺的意思说了,那哥们回头看了上铺一眼哈哈大笑:「有你的,想打那妹子的主意,是吧?」

我只好点头默认。

「行!可别碰钉子啊!哈哈哈!」

我把行李搬上去时,目光正好和绿衣姑娘相对,她嫣然一笑:「怎么?不和他们喝酒了?」

原来她一直注意我的,那刚才说的话不也被她听去了。我索性脸一厚:「想和你聊聊,就没心思喝酒了。」

「哼!重色轻友。」她脸一红,嗔道。

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,原来她叫小敏(化名),北京人,一个人跟旅行社出来玩的。和美女聊天时间过的好快,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下来,我简单吃了点东西又上铺和她继续聊(不是我小气,请她吃她说不饿)。当车灯熄灭过道灯亮时,我们已很熟悉的感觉了。说到兴奋处我得意忘形勐一抬头,撞上了车顶,顿时金星乱冒,头昏眼花,我躺在铺上一动不动,好减轻一点痛苦。

小敏见我好久不动,由开始捂嘴偷笑转为不安:「哎,你没事吧。」

我感觉她的头靠过来了,就干脆继续装下去一声不响,等感觉她呼吸很近了就忽然坐起来想偷吻一下的,「乒」的一声,该死!又撞到头了,我绝望的又倒了下去。

小敏小声笑了好一会才说:「你别想打我的坏主意,当心把自己撞成呆子。」

我慢慢的扭过头一字一句:「能亲你一下,撞死我也情愿!」

小敏睁大眼看了我好一会低下头说:「这世上竟然还有你这么呆的人,不早了,我睡了。」

说完下去洗了一下就上床闭眼着真睡了。

我怎么能就这样睡呢,这时车厢裡大部分人休息了,周围全是此起彼伏的鼾声,我才不信她能睡着!我欠起身子,这次小心翼翼,慢慢到了她脸的上方,看着她娇好的面庞,微微颤动的睫毛,我鼓足勇气吻了下去!

「啪!」我脸上吃了一掌,我睁开眼看到小敏美丽的眼睛裡含着眼泪,丰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,愤怒的瞪着我。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也呆在那裡,小敏推开我,下床向车厢尽头走去,坏了!她要报警!我可不想做流氓陪警察叔叔上班。

终于,在车厢接头的过道拦住了小敏。

「让开!」

「小敏!」我低声喊着她的名字。

僵持了许久,小敏说:「你放心,我不闹,你先去睡吧。」

「可你不来睡,我敢睡吗?」我脱口而出。

小敏无奈的摇摇头:「那你不许再碰我,我就去睡。」

「好!好!」我连声答应。

看着小敏上床的背影我也老实的上了自己的铺。闭眼很长时间也睡不着,我在心裡喊了无数次加油,终于再次鼓足勇气,一下跨到小敏床上,一把紧紧抱住她,把头埋在她头发裡,不看她。

小敏这次没有反抗,轻轻在我耳边说了句:「你真是冤家!」

就闭上眼不说话了。我抑制狂喜的心情从她的发际一路亲下来,眼睛,鼻子,终于到唇了,我用舌头轻轻打开她的牙齿,伸了进去,小敏「嘤」一声,丁香就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,哇!小妮子吻功不错!随着小敏呼吸慢慢加重,我吻向了她的胸部,小敏身体勐的僵了一下就彻底软了,我悄悄腾出一只手来解开她的裤带,刚探进去就被一双软软的小手捉住了。

「不能!这不能的!」小敏低声急促的哀求我。

「我就靠在你那儿,不做别的还不行吗?」

我手一刻也不停解开了自己的裤子,顺手脱了内裤,当我贴上小敏只有薄薄一层内裤的下身时,小敏浑身颤抖,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我:「求你就这样抱着我,什么也别动好吗?」

我点点头,继续吻着她,小敏也开始激动的回吻我,我的刚硬在她的柔软上磨了好久,两人呼吸已乱的不像个样了。当我动手脱她内裤时,小敏只是紧紧抱着我,小声重复着:「说好隔着内裤的,不能脱的。」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将我的阳具紧紧靠在她的阴唇上,夹拢她的双腿,像性交一样开始动起来,小敏勐的咬住我肩膀,疼的我只好停下动作,小声问她怎么了。

「你明知故问!这样动下去我会彻底败给你的!」小敏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其实我已感觉到小敏的下身淫水泛滥了,已经滑的快夹不住我的阳刚了。我轻轻分开小敏双腿,阳刚抵在了她的阴道口,小敏闭着双眼,两手放开我,呼吸一阵紧过一阵。

「你个坏蛋!」随着我坚定的插入,小敏终于小声在我耳边骂了出来。

我的天!她的阴道好紧!润滑温软,还在一阵一阵的夹我的阳具,我赶紧退出阴道,以免控制不住强烈的快感射出来,那就丢大人了。平稳了一下呼吸我有将阳具插进了小敏的阴道,这次小敏几乎是随着我的插入呻吟了出来!吓得我赶紧捂住她的嘴,这可是在列车上呀,小敏轻轻掐了我一下,随着我的动作她的身体像波浪一样开始迎合我,我们在列车有节奏的前进声中在深夜裡如火如荼的作爱!

大概作了 20 多分钟,忽然列车慢了下来,又要上下客了,我两紧紧缠绕在一起,我的阴茎深深插在她的阴道裡,用被子盖着,从过道来回走的人不仔细是看不出来的,就这样等火车再次出发我们也继续开始性器官的勐烈摩擦,又做了 10 多分钟我插入和拔出开始越来越快(在这么紧张刺激的环境裡能做这么长时间很不容易的),小敏也扭动腰肢,努力将阴道夹挤我的阴茎,寻求更强烈的快感!终于在我一阵浑身颤抖和小敏长长的低吟中,我在小敏的身体深处射了出来!

在久久的拥抱后我们突然发现周围的鼾声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,我赶紧探头四下看,还好,大家虽然被我们吵醒了,但都闭着眼假寐,就当免费请他们看(听)黄片了。小敏吻了我一下,示意我回自己的铺位,我没动,小敏套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到厦门你再到我们旅行社住的酒店找我,我爸花钱让旅行社安排我一个人住的。」

啊!我立即听话的回到自己的上铺,厦门!快点到吧!到了我就又能和小敏在一起了,但那时作爱还会有在列车上这么刺激吗?